家庭伦理:夫妻难爱

小扇说故事 2024-07-10 15:44:13

一次晕倒后,于艳被确诊为癌症,已经是中后期,情况不乐观。

于艳丈夫杨宽吞吞吐吐说:“先治疗看看,余下的事情以后再说。”

于艳感激杨宽的不离不弃,独自在家和医院间奔波。

每次从医院回到家,都是精疲力竭。

她躺在沙发上想起了往事,原本他们打算在今年要个孩子,突如其来的病情打乱了所有的计划,嫁给杨宽却没能为他生下一儿半女,有些愧疚。

自从确诊后,杨宽更加努力的工作,早出晚归,于艳被治疗搅得心神不宁,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。

日子如同一潭死水,放弃治疗的念头不止一次在于艳的脑子里闪过,她向杨宽提起,杨宽什么也没说。

这样的日子还能维持多久,她也不确定。

于艳翻开家里监控的录像,想看看他们曾经生机勃勃的生活场景。

录像点开,一切如常,于艳去医院,杨宽在家休息。

安静的画面里突然响起敲门声。

杨宽去开门,一个长头发的女人走了进来。

女人随意打量着家里的布置,问,“你一个人吗?”

杨宽示意女人坐下,回答,“嗯,她去医院了。”

女人坐下后,过了一会儿,说:“你准备什么时候提离婚?”

“现在不是时候,”杨宽说:“她生着病呢,”

“当初如果你听我的,早点提离婚,也不至于这样!”女人气得手砸在沙发上,“钱全被给她治病了,你是落得一个好名声,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生活,我们过日子也需要钱!”

“你别激动,事情没你想的绝对,”杨宽说:“前几天,她跟我说不想治了,等我找个机会劝她放弃吧。”

女人闷着火气,“好,我最后再相信你一次,如果你还骗我,你就和你的病秧子老婆过去!”

“别生气,等我忙过这阵子,带你出去玩,你想去哪里都可以,”

杨宽拉起女人的手……

于艳关掉视频,心口的绞痛让她忍不住哭起来。

监控是为了以后看孩子方便才买的,杨宽并不知情,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收获。

悲痛之际,于艳收到了杨宽发来的消息,他要出差一个星期。

于艳看了一眼,手机落在地上。

直到天亮起,她麻木的心身才缓和过来,痛定思痛,她不会让杨宽和那个女人如愿。

杨宽进屋,饭香扑鼻。

于艳做了一桌子的菜。

“老公,你回来了,”于艳笑脸相迎,“快洗手,准备吃饭了,”

“你,这是怎么了?”杨宽问,“家里来客人吗?”

于艳擦着手上的水珠,坐下,说:“我有两个好消息要告诉你,快坐下,别愣着了,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今天我换了一个医院检查,之前是医生误诊了,我晕倒是因为怀孕,身体虚弱,现在医生重新给我做了检查,宝宝很健康,”

杨宽惊讶到恍惚,难以置信,问,“你。。。说的是真的吗?”

“真的,”于艳将提前准备好的报告递给杨宽,“你看看,再过两个月,我们就能看到宝宝的样子了,现在只是一个小肉团子呢,”

“真的?”杨宽盯着的报告,看不出虚假,半信半疑,问,“这次不是误诊?”

“不是,这次是我一个同学亲自帮我检查,错不了,”

“好,好啊,”

杨宽捏紧报告,这对他来说是双喜临门。自从于艳确诊后,王蕾对他步步紧逼,却没想到现在能够绝处逢生。

与其和王蕾纠缠搞到名声败坏,不如趁机回归家庭求得圆满。

“以后你就好好养身体,只要孩子和你平安健康就好,”

“医生也是这样说的,”于艳说:“我需要多保养,要经常往医院去呢,这也要花不少钱。”

“生孩子、养孩子都花钱,我明白。该花就花。”

“好,你赚钱辛苦了,多吃点,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一定要多吃点!”

杨宽冷淡很多,王蕾心慌了。

“今晚陪我吃饭,”王蕾给杨宽打电话,说:“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,”

感情如流水,细流之后就是断流,杨宽已经决定要和王蕾断了。

“今晚加班,”

这熟悉的借口,王蕾听了只想笑。

“我怀孕了,是你的,已经三个月了,昨天才检查出来。”

话音刚落,杨宽收到了王蕾发来的照片,黑色的印片上,胎儿清晰可见。

“你怀孕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今晚见面,”杨宽心情难以形容的复杂,“你在出租屋等我。”

于艳的医生朋友林琳看了她的检查报告,说:“病情加重了,要注意保持心情愉悦,这类病,心情很重要,好的情绪对治疗有很大的作用,”

“我治好的几率有多大?”

“很难说,但只要你愿意配合,结果可能就是好的,尽快办理住院治疗吧,越快越好,”

“我再考虑考虑,”

于艳起身往外走,远远看见王蕾从妇科诊断室出来,她不由得心惊,难道王蕾怀孕了?

她躲进卫生间里,等王蕾离开,去见了刚才的医生,笑着问,“医生,你好,刚才走出去的人是我朋友,王蕾,请问她是怀孕了吗?”

“是假孕,”医生回答,“迫切的想要怀孕产生的类似怀孕的迹象,你是她朋友,多开导她,别有太大的心理压力。”

“好,谢谢。”

于艳猜出来王蕾想做什么了,她必须在她搞出事情之前破坏她的计划。

杨宽没有将于艳怀孕的事情告诉王蕾,和王蕾见面后陷入沼泽般的纠结,努力去想反而深受其困。

从王蕾那里回来后,杨宽在车里抽了半小时的烟,终于把事情想明白了,现在他要把两边都哄好,等两个女人为他生下孩子,他再做决定。

回到家,他装作若无其事,向于艳抱怨着工作的辛苦。

于艳一句也没有听进去,说:“今天我去医院复查,听我的医生朋友说了一个可怜的女人,”

杨宽问,“怎么可怜?有孩子没老公吗?”

“想孩子想疯了,”于艳说:“没有怀孕却有怀孕的迹象,他们说是假孕,”

“是个女人都想要生孩子,她应该是生不了,”

“嗯,名字还挺熟悉,我刚听到时候,还以为是我小学同学王蕾呢,”

“王蕾?”

“对,是叫王蕾。”

杨宽顿时气喜交加,气的是王蕾骗他,喜的是他终于找到甩开她的借口,是王蕾亲自递上刀子,让他割断他们的牵扯。

“今天是你生日,我们到外面去庆祝吧,”

“好啊,你把地址发给我,”

杨宽丝毫没有暴露,语气仍然暧昧,“就在我们约会常去的地方,”

“嗯!”

王蕾以为是峰回路转,打扮得花枝招展去赴约。

餐桌上,杨宽给王蕾倒了酒,举杯,说:“生日快乐,永远美丽动人,”

王蕾接过,喝了一口,“谢谢,”

杨宽看着她咽下去,松快地笑了,说:“这是我陪你过的最后一个生日,以后我们别联系了,”

“为什么?”王蕾站起来,问,“你开玩笑吗?”

“你根本没有怀孕,我最恨别人骗我!”

“我没有骗你,”王蕾半蹲在杨宽跟前,“我怎么会骗你呢,”

“医生没有告诉你孕妇不能喝酒吗?”杨宽抓住王蕾的手,质问,“还是说医生告诉你的是放轻松,孩子总会有的?嗯?”

“你调查我?”

“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是老天爷看不下去你的欺瞒!”

杨宽甩开王蕾的手,起身,说:“到此结束吧,希望你能够找个好人家。”

王蕾要去抓杨宽的手时,杨宽已经走远了,她撑着桌子爬起来,坐在椅子上,急促的呼吸逐渐平缓。

于艳感觉到了杨宽的轻松,就像飞出笼子的鸟,他是将王蕾甩掉了。

“老婆,等你生下孩子,我给你请个保姆,”

杨宽躺在床上,规划着未来,此刻的他确实像一个称职的丈夫。

“这样,你照顾孩子能够轻松点,”

于艳百感交集,如果杨宽早有这样的觉悟,如果她真的怀孕,那该多好,他们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。

“怎么不说话?对我的安排不满意?”

“没有,我是心疼钱,你赚钱也不容易。”

“不用操心这些,”

“好。”

于艳的身体越来越虚弱,只能开始安排后事,将仅有的存款给了父母,交代他们自己照顾好自己,在哥哥家吃了一顿饭,欢快的时光是她最美好的记忆。

杨宽不再经常出差加班,整天围着家里转,满心欢喜的期待着孩子的到来。

于艳洗漱后,身体就像被抽空,鼻子突然冰凉,血滴在洗手台上,她还没来得及去擦,眼前一黑倒下来。

黑暗的四周,耳边传来嘈杂的声响。

于艳被推进手术室,杨宽在门外焦急的等待。

漫长的等待后,医生走出来。

“医生,孩子怎么样?孩子没事吧?”

“什么孩子?”

“我老婆怀孕了,她没事吧?”

“很遗憾,已经是癌症晚期,准备好做最后的告别吧,”

“孩子呢?”杨宽拦着医生,不依不饶,“什么癌症晚期,我是问孩子怎么样?”

医生说:“你妻子根本没怀孕,癌症晚期的病人怎么可能怀孕?”

床上的于艳已经无力将眼睛完全睁开,只能通过一条细缝看着外面。

“为什么骗我?!”杨宽失控的摇着床上的于艳,“为什么?”

于艳笑了,眼角流下两行泪。

眼前慢慢混黑。

这场失败的婚姻里没有输赢。

完全闭眼的那一刻,她暗暗发誓下一次一定要好好爱自己,擦亮眼睛去爱一个好人。

图源网络 侵删

5 阅读:2760